公式专区

这当然不是当权者愿意看到的

今天提督衙门早早就进行了一次大扫除,自天光微亮,全体人员就自发地集中到了大厅,自府尹骆志和参将张恨水之下,人人面色肃然,静等新任九门提督的到来。新楚的九门提督最初只管京城的防务和治安,而由航州府尹管理政务,但因为很多时候军政密不可分,又彼此制肘,曾出了好几次漏子,楚问继位后有感于此弊病,就让提督集权,而府尹成了提督的下属,并增设提督参将,让府尹和参将分管政务和军事。如此一来,就形成了一个以九门提督为最高长官,下辖府尹和参将的军政一体管理系统,自此之后果然再没出过什么大的乱子。三年前上任提督、耿太师的侄子耿劲莫名其妙地死在任上,曾是轰动一时的大事。楚问龙颜大怒,下令刑部彻查此事,但刑部尚书一年内换了四任,依然毫无结果。虽然如此,但大家都清楚此事多半是珉王和靖王做的手脚,因为耿劲死后最有希望接任提督的骆志和张恨水就分别是这两系的人。提督府的权利平衡被打破,这当然不是当权者愿意看到的。但出乎众人的预料,楚问并没有再让人担任提督,而是任其悬空三年,而府尹和参将就成了事实上的政务和军事的最高长官。有识之士认为这可能是楚问认为灵王一系的势力实在是太庞大了,因此乘机削减。事隔三年之后,没有任何政治背景的李无忧忽然上任,这一着棋,实在是让人看不透,是以人人早早就来到衙门,希望给新上司留下一个好的印象,而张恨水前晚曾得罪过李无忧,更是谨小慎微,除了昨晚送了一张万两面额的银票做贺礼外,今天更是早早沏好了一杯上好龙井,静等李无忧的光临。但这一等就从辰时初等到了午时末,足足一个上午。日正当中,映照在“大楚京畿九门提督衙门”这一行金字上的时候,一袭蓝衫便衣的李无忧提督才姗姗来迟,他举起拳头狠狠砸在门口那口大鼓上。“彤彤”鼓声响彻整个提督衙门。“敲你爷爷的丧钟啊!现在什么时辰了,想告状,下午再来。”从朱红的大门背后转出来的衙役一见只是个少年,衣着寻常,顿时毫不客气地骂道,并顺势想将刚才八字开的大门彻底关上。李无忧上前一步,一股庞大的压力顺势发出。那衙役立觉手中木门如重千斤,再也不能移动分毫,正自发呆,李无忧已经笑道:“现在什么时辰了?”说时顺手塞上一锭白银。“现在是午时,衙门不办公。你要告状么,下午再来吧。”衙役掂量出那银子的重量,说话的时候就客气了好多,脸上也有了笑容。“哦!才午时啊!看来我还是来得太早了。”出乎那衙役的预料,李无忧竟然颇为懊悔地说,他似忽然想起什么,问道:“对了大哥,府尹和参将现在不在?”“不在,不在,他们都吃饭去了。”衙役听在少年居然如此不识趣地想见府尹和参将,当即没好气道。“哦!不在?嘿嘿!那可太好了。”李无忧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衙役尚未觉察到情形不对,抬起头来,正要喝斥,只见李无忧一脸的肃杀,双眼中寒光大盛。当即吓了一跳,李无忧亮出腰牌,淡淡道:“我就是新任提督李无忧。骆志和张恨水既然不在,你去将其他在衙门的人都给我叫来。”那衙役看到那腰牌,吓了一大跳,双腿一软,跪倒于地,惶恐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大人恕罪,大人恕罪。”李无忧不耐道:“去,去,限你半柱香内快去将人都给我召来,少了一人,本官就治你个辱骂朝廷官员,怠慢上司之罪。”“大人请到内堂休息,小人这就去叫人。”衙役心胆俱丧,连滚带爬地跑去叫人。“恐吓小人这样的粗活,应该让手下人去办才对啊!可怜老子堂堂一等伯爵,身边连一个像样的手下都没有!真是命苦啊!”李无忧苦笑一声,走进大堂,里面空无一人,唯有一只烧了水的火炉犹旺,他在几案上找到一壶碧螺春,老实不客气地沏了一杯香茶,喝了起来。功夫不大,人接二连三地跑了进来,李无忧也不言语,抬手示意他们坐下。半柱香不到,刚才那衙役自己也跑了回来,陪笑道:“大人,所有在衙门的人都给您找来了。”李无忧似笑非笑道:“真的都来齐了吗?朱富。”那衙役陡然被叫出名字,吓了一跳,忙道:“回大人,都……都来齐了。”李无忧道:“那好!我问你,提督衙门一共三百二十一人,出去吃饭的是一五十七人,现在这里是一百六十三人,还有一人去哪里了?”朱富大骇,心道:“早听说这少年法力高强,是神仙一流的人物,没想到竟神通如此!”当即再不敢隐瞒:“回大人的话。小人所有的人都通知了,但财院书记黄瞻却说此时是午休时间,即便是大人召唤,也不用理会。”李无忧轻哦了一声,道:“那好吧!他不来,本督也不强他。你去给他说,他现在不来,以后也不用来了,财院书记就由你当了。办完这件事后,你去将参将和府尹两位大人给我请回来。”朱富大喜,领命去了。李无忧喝了一口茶,对众人道:“现在本来是用餐休息时间,本不该打扰诸位,但不如此,本督无法辩明诸位才是我提督府的栋梁,一心为公的忠心人士啊!”众人本有满腹怨气,只是慑于他总督官威,敢怒不敢言,此时听他如此说,当即是怨气全消,洋洋得意起来,其中更有几人是因为拉肚子而没出去吃饭的,竟也因此成为了“提督府的栋梁”,笑得乐不可支。众人中颇有些有见识的人,细细一想,都对这位少年提督佩服不已。原来自耿劲死后,提督衙门就轮到骆志和张恨水当家,二人已将耿劲余党清扫一空,府中众人不是依附骆就是投奔张, 三期必开一尾中平特但也有一部分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投靠两人的。一来这些人中也确实有些有用之才, 香港摇钱树精选一肖弃之可惜, 三期必开一肖中平特二来张骆二人也需要这些人来进行势力缓冲, 黄大仙一码一肖中特网这些中间派竟然在衙门中立稳了脚跟。平时中午休息的时候,府尹和参将两党的人都是分别聚众而去,顺便联络感情,制订阴谋等,而中间派的人却都愿意图个方便就在衙门的食堂吃饭。李无忧于此时出现,确实一下就大致分清楚了三党。一中年人赞道:“大人妙计,胡龟年佩服之至。”李无忧点头:“原来你就是户院副书记胡龟年啊,早听说你颇有见识,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胡龟年吓了一跳,自己不过是户院的一个副书记,这少年竟已听过了自己的名字,当然是来之前做足了功夫,当即一凛,回道:“大人谬赞了,下官见识没有,脾气不好倒是出了名的。”李无忧笑道:“这我知道,你一个,黄瞻一个,都是出了名的坏脾气。呵呵,有本事的人嘛,哪个没有点脾气?别说是你,本督的脾气也不好得很,动不动就想砍人头啊什么的……呵呵,开个玩笑而已,看你们脸色都变了,好了,不说这个了,胡龟年,以后就在我手下好好干,我必定给你施展抱负的机会。”胡龟年心头一热,拜了下去,李无忧伸手搀起。余众听李无忧对各人底细都如此清楚,当真是又惊又佩,暗自震慑。当即李无忧就问起诸人对举办本次“天下武林大会”的看法,这些投闲已久的不得意人立时畅所欲言,争着在新任提督面前表现一番。李无忧这才知道诸国举办大会都是提前一月就开始准备,有时候甚至是提前两月就已开始。但今年轮到新楚举行,府尹骆志早就上书楚问希望早点准备,但后者的批复却只有一个字“等”,就在旁人都以为今年的大会可能会取消的时候,不想楚问竟让李无忧出任总督,并负责主办本次大会。众人当即提出了自己的方案,任李无忧一一塞选。李无忧选了四套方案,正自沉吟,忽听厅外一个带着愤怒的粗犷声音道:“李大人,你凭什么撤了我的财院书记?”话音方落,一个身形极高的魁梧大汉冲到李无忧座前,对李无忧怒目而视。李无忧淡淡一笑:“黄书记既然来了,谁又敢撤你了?”李无忧有言在先,黄瞻不来才撤了他的书记,黄瞻一愕,顿时作声不得。李无忧哈哈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在自己旁边坐下,说道:“行了,黄书记,你的大名我可是早已久仰了,只是书记出了名的刚直不阿,本督才不得不出此下策,激你来此啊。那,这里有四套方案备选,你帮我看看。”黄瞻面色缓和,看也不看那些方案,说道:“不用看,公式专区能入大人之眼的,一定是胡龟年、刘五、朱思和古忽烈四人的方案了,各套方案应该是各有千秋,不过依下官之见,真要说可以实行的,还是胡书记那套方案。但那也不是尽善尽美,我昨夜已做了一套方案,请大人过目。”说时递上一个文本。胡龟年和其余三人都露出了不服气的神色。李无忧接过一看,先是击掌叫绝,继而眉头一皱,笑道:“黄书记,胡书记,你们看看彼此的方案,再告诉我该怎么办。”二人看了半晌,齐声道:“依属下之见,不如将两套方案综合利弊,再实行。”李无忧哈哈一笑,连声道好,叫胡龟年将自己的方案写到黄瞻的文本上。过了一阵,大门口传来一顿细碎脚步声响,哗啦啦撞进一群人来,径直走进大厅,纷纷跪倒,口称“属下参见提督大人!”,却是骆志接到朱富的消息,带着手下人慌慌张张地赶了回来。骆志躬身道:“提督大人驾临衙门,下官未曾远迎,请大人恕罪。”李无忧微笑道:“府尹大人太客气了,是本督来的不是时候,怪不得大人。其实本督早上就该来的,奈何昨天晚上睡得太晚,呵呵,早上就起不来,劳府尹大人和诸位等了我一上午,真是抱歉,待武林大会过后,本督在飘香楼做东,请诸位痛饮三杯当是赔罪。”骆志嘴上连道不敢,心头却雪亮:李无忧再贪睡,也不可能一个上午都起不来吧?却在自己屁股还没坐热的时候来叫自己,这是大人的下马威了。妈的!官大一级真是压死人。原来提督掌管整个提督衙门,公务和应酬都很繁忙,因此朝廷律法规定,提督不必时刻在衙门出现,而政务和军事等细则都可以交给府尹和参将以及手下五院的人去办。当然,在下班的时候,提督的召唤,除非是紧急情况,众人也可以不必理会,只是这样一来,肯定就将这皇上面前的红人给得罪了,骆志无论如何也不会做那样的蠢事的。李无忧正要说话,门外又传来脚步声,却是朱富和张恨水一系人回来了。见了面,张恨水的说辞和骆志大同小异,李无忧的答复也几乎不变。寒暄过后,李无忧扫了众人一眼,对骆志和张恨水道:“骆府尹,张将军,客气话本督也不多说了,皇上下令本督办好本次武林大会,所胜时日不多了,必须立刻开始行动。具体怎么办,本督已经定了下来,方案就放在了桌子上。”说到这里,他将那已经过胡龟年修改过的方案书拿到手里扬了扬,又道,“但本督事务繁忙,无法具体负责这件事,所以想请你们两位中的一位帮我具体负责这件事。办好了,是大功一件,办得不好,过错由本督抗了,不知两位有谁愿意担此重任呢?”二人先是一愕,接着恍然:“这小狐狸想找替罪羊!他说的好听,什么‘办好了是大功一件,办得不好错又他承担’,事实上绝对是恰恰相反。办好了功劳是他的,旁人只会夸他用人有方,领导得力。办的不好,他就直接朝自己头上一推,自己就成了他送到皇上面前的替罪羊!更何况,谁知道他那方案里都写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这小子,年纪轻轻的,就深谐为官之道,计谋这么老辣,难怪这么快就能当上九门提督。”他们却不知这是李无忧少年时流浪四方,混得的无赖本事。说穿了,朝廷高官和市井无赖其实都并无不同,不过是前者的手段更隐秘,后者更明显些而已。骆志道:“提督大人,张将军统管军队多年,极有领导才能,又武艺高强,办武林大会,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李无忧道:“恩,说的有理,张将军,你看……”张恨水忙道:“大人,下官是个粗鲁武夫,向来只管城防治安,像举办大会、外交应酬,这样的事向来是骆府尹的长处,下官是拍马难追的,提督大人知人善任,想来必定会将此事交给府尹大人负责吧?”李无忧点头道:“这也有理,骆府尹,你觉得……”骆志吓了一跳,忙道:“张将军忠君爱国,英明神武,请大人务必将此事交给他负责。”张恨水忙道:“骆府尹有经天纬地之才,济世安民之能,大人还是将举办大会这样伟大的任务交给他办吧。”“大人,交给张将军吧!”“大人,交给骆府尹吧!”“还是张将军好了。”“不,不,还是骆府尹好!”二人谁也不愿意接这个烫手山芋。“提督大人,既然参将大人和府尹大人都不愿意承办此事,请大人将此事交给下官吧!”黄瞻道。“啊呀!大人,黄书记学识渊博,才高八斗,正是举办大会的不二人选,请大人恩准!”骆志见有人愿意朝火坑里跳,哪有不推他一把的道理?“呜呜!黄瞻,本将军果然没看错你,不愧是国家栋梁,朝廷柱石,好,这件大功本将军就让给你了。提督大人,请您允许黄书记全权负责主办本次大会。”张恨水也是落井下石的高手。李无忧沉吟道:“你们二人真的不愿意主办这次大会?我本来打算,谁要是愿意主办,本督就封他为副提督呢!”“嘿嘿!朝廷从来没有副提督一职,再说,封这样的大员,也不是小子你说了就能算的!你想利诱老子也不换种方式再来?”骆志和张恨水同时这样想,当即齐声道:“下官认为黄书记正是副提督的不二人选。请大人不用再犹豫了。”李无忧故作惋惜道:“二位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二人齐声道:“下官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李无忧叹息道:“唉!那好吧。本次的事本督就交给黄书记了。黄书记,你可别让本督失望啊!”黄瞻大喜,当即跪下,道:“谢大人成全。”李无忧摆了摆手,笑道:“先别谢我,你先去谢谢皇上吧。”黄瞻一奇,却听李无忧道:“昨天晚上我曾和皇上提过为我增设副提督一职,皇上已经答应下来。既然你愿意接受本次任务,那副提督的位置就非你莫属。一会吏部会派人送来印信,你吃完饭就去各院挑人,按照这个方案开始办事吧。”此言一出,众人都是艳羡不止,暗暗懊悔刚才为何自己没有去接受这项任务。黄瞻更是狂喜,心下暗自下定决心要终身追随这位少年提督。骆志却脸色苍白,呆立当场,原来从一进门开始,自己就已落入了李无忧的陷阱当中,张恨水又悔又恨,指着李无忧的脸破口大骂道:“小王八蛋,你好阴……”话一出口,他立知坏了。果然,李无忧倏然变色,一掌扇在他脸上,冷喝道:“张参将,你好大的胆!竟然敢当众辱骂上司!来人啊!将他给我关进大牢,严加看管!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放他出来!”新楚言风自由,下属甚至可以在公共场合随意议论上司的得失,但若公然辱骂上司那却是一条重罪,众目睽睽,张恨水是无论如何也赖不掉了。当下李无忧封了张恨水的气脉,让他至少十五天内失去武功,有衙役上前将他押了下去。张骆两系的人都只看得脖子发凉,这少年提督好深的心计。黄瞻、胡龟年这些中立派的人却见这平时嚣张无比的参将被拿下,都暗自叫好。李无忧对骆志道:“骆府尹,此次大会关系皇命,无论有任何外力相阻,都希望府尹大人能好好配合黄副都督的工作,不要像张参将那样让本官失望才好。”骆志听出这话中浓浓的警告意味,忙道:“下官一定尽力配合黄大人的工作。”李无忧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道:“那好!你一会吃完饭去帮我拟一张禁武令,大意是从今天开始到大会结束,凡是敢在此期间在京城内私斗的,杀无赦!明天除了贴遍全城的大街小巷外,京都各大报纸我也要看到这条消息,明白了吗?”骆志点头答应。李无忧最后道:“打扰各位用餐,真不好意思。大家请继续去吃饭吧。哦,朱富,你留一下。”众人依言散去,朱富只道李无忧要治自己的罪,陪着小心问道:“大人有何吩咐?”李无忧笑道:“你别那么紧张。我想让你帮我做一件事,不知你有没有这个胆量。”朱富听他不是怪罪自己,当即心情一松,拍着胸口道:“无论是上刀山还是下油锅,大人您吩咐一声,朱富若皱一下眉头,就不是好汉!”“哦?是么?”李无忧淡淡道,“那我让你去暂代参将之职,你看如何?”“什么?!”朱富只惊得双目翻白,晕倒在地。李无忧一脚踹了过去,笑骂道:“妈的!还好汉呢!”

  福彩3D第2020013期奖号:447,试机号:606。组三、小小大、偶偶奇。

  北京时间5月10日凌晨,“国家杯”网络团体赛第9、10轮比赛在chess.com战罢。预赛十轮结束,来自中国的余泱漪和美国的卡鲁阿纳同积6.5分,并列第一;丁立人以6分位列第三;来自印度的科内鲁以0.5分的优势超过侯逸凡,位列女棋手第一。

原标题:LOL:那些年追过的国服第一,你还记住几个?三个以上都是老玩家

,,二四肖天天正版免费资枓
 


Powered by 香港马会爆料两码中特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