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专区

却又有一金甲将军上前

李无忧回到风仪楼的时候,慕容幽兰和赵虎等人都已先回来了。赵虎那边一切顺利,太师府今晚果然也是宾客云集,甚至大皇子灵王也来了。耿云天虽然对李无忧未亲来略有微辞,但赵虎在表达了歉意后,就并不在此话题上和他纠缠,而是巧言带过,说起耿云天几件得意的往事,后者果然立展笑颜,于是宾主尽欢。最后,耿云天还是很委婉地问起了断州军支持谁继位的立场,赵虎却和他玩起了太极:“赵虎不过是一介粗鲁匹夫,又懂什么军国大事了?何况龙帝陛下英明神武,心中早已定下人选,我们做臣子的只要遵循陛下的圣谕就可以了。”耿云天却不死心,当即问起了赵虎对三位皇子的观感,赵虎回答得更绝:“三位皇子都是真龙之子,我辈凡夫俗子怎可妄言评断?”总之,任耿云天和灵王如何试探,赵虎的回答都是滴水不漏,不偏不倚。最后,二人无奈之下只好接受了断州军团暂时的中立态度。靖王府的事,一切也都在李无忧的预料之中。有了唐思的暗中提点,除了张龙偶尔闹出些礼仪上的笑话外,慕容幽兰并没有给他惹什么麻烦。至于靖王问起断州军团的立场问题,二人充分演绎了李无忧传他们的三字真言的精髓,无论靖王问什么问题,得到的答案都是“不知道”,靖王除了苦笑还是苦笑。唯一的意外是,靖王见到慕容幽兰,当即就有了惊艳的感觉,直接地表达了好逑之心,遭到后者近乎蛮横的拒绝后,非但没有止步,反而大赞她有个性。显然,李无忧又多了个实力强劲的情敌。一夜无事。第二日,是龙帝召见李无忧的日子,他早早来到了皇宫。皇宫在航州城的正中央,周围都被高八丈厚三丈的城墙围在其中,宏伟壮丽的宫殿组群,规模庞大,气势磅礴。除了中轴线上的数座主要建筑物外,其余建筑物都是标准的左右对称格局,正大光明殿,就座落在皇宫的正中央。在值事太监的引领下,李无忧穿过北方的玄武门,展现在面前的是一个可容纳万人的大型广场,李无忧虽然都见过断州城的演武场,但见到皇宫的内院也能有如此大的一片空地,当即叹为观止。跨过广场,穿过金水河上的白玉桥,终于到达了正大光明殿门前。殿里面已经有十几位大臣正在谈笑风生,司马青衫陆子瞻等人赫然在列。看到李无忧的进来,一位金冠紫龙袍,年约三十上下的英俊男人微笑着迎上前来,说道:“早就想见见当日断州城下凭一人之力,大破数万断州铁骑的神电李侯爷。呵呵,今日一见,本王才知道什么叫‘英雄出少年’!”这人语音沉厚,听在耳中有种说不出的舒服。“这位王爷是……”李无忧微笑中带着一丝疑惑地问道。紧随这人身后的司马青衫介绍道:“李侯爷,这位是四皇子珉王殿下!”李无忧忙躬身施礼道:“李无忧参见珉王千岁!”不待李无忧弯腰,珉王一把抓住他的双肩,连声道:“不必多礼!”珉王和李无忧身高仿佛,本身英俊无匹,成熟稳重,再配上金冠龙袍,端的是玉树临风,潇洒出尘,更难得的是他看来平易近人,但同时又不怒自威,整个人散发着一种让人臣服的淡淡王者之气。总之,这个人的身上同时具备了亲和与威严,确实有人愿意为他卖命的气质。李无忧曾听赵虎说过,当朝的四皇子珉王文武双全,一身武艺出自禅林无相禅师门下,一套般若神掌于京城罕逢敌手,没想到他还如此英俊。李无忧心念电转时,珉王又为他介绍身边同样身穿龙袍的中年人道:“李侯爷,我身边这位是我大皇兄灵王殿下。”灵王年约四十,与珉王的玉树临风不同,这位大皇子颇为粗壮,一张国字脸也略显沧桑,双手过膝,环眼圆睁,若非他头上的金冠和身上的滚龙袍,很让人怀疑这只是某个乡下农夫。见到李无忧朝自己行礼,灵王微笑点头,说道:“昨日晚上太师府设宴, 香港六合平特一码本王听闻李侯爷也要光临, 一尾中平特公式规律专程前往, 三期必开一尾中平特却未能见到侯爷, 香港摇钱树精选一肖真是遗憾啊?”李无忧陪笑道:“因为昨夜首先接到了相爷的邀请,未来前往拜见太师和殿下,还请两位不要见怪。不过有赵将军前来领略二位的绝世风采,下官也一样感同身受。”这句话的言下之意是,赵虎来了就等于李无忧来了,也就是说李无忧虽然去了相府,但断州军团其实并不偏向任何一方。灵王满意点头,却又有一金甲将军上前,伸出右手道:“听说昨晚李侯爷在相府柳剑却敌,一招击败正气盟少盟主,剑法之强,举世无双。恰巧鄙人也会些粗浅剑术,不知侯爷能否抽空指点末将一下?”李无忧伸出右手迎了上去,才一握住那人右手,一股排山倒海的凌厉内劲就猛攻了过来,幸好他早有所备,手中浩然正气运至第六重,脸上还要不动声色地笑道:“将军过奖了,小侯昨晚只是侥幸获胜!”金甲将军只觉得自己的内力畅通无阻地攻入了对方经脉之中,正自大喜,却不想下一刻那些内力全如泥牛如海,不知所踪,同时对方手上更有一道沛然劲气隐隐反击过来,他大骇之下,慌忙加紧催运内力,以防被攻进心脉。但却在此时,李无忧的手已不着痕迹地抽了回去,他用足劲力的右手忽失目标,当即握成了拳头。李无忧笑道:“将军盛意拳拳,那李某就恭敬不如从命,抽个时间咱们好好切磋一下吧。”众人看到那人紧握拳头,李无忧说什么“盛意拳拳”,当即大半部分人大笑起来,而另外的人却沉默不语,那将军怒道:“好!耿云天一定奉陪。”“什么!”李无忧只疑自己听错了,“老兄?你是耿太师?”“正是!”那金甲将军恼怒地一挥手,转身走开。“这个……他妈的!太师可是文官,你怎么穿起盔甲来了?”李无忧望着耿云天远去的背影,瞠目结舌。“切!难道有人规定文官就不能偶尔穿下盔甲的吗?”众人不屑道。司马青衫上前同情地拍了拍他肩膀道:“耿太师是武将出身,曾有大功于国家,资料专区如今虽然做了文官,但皇上特旨允许他穿盔甲。”“我靠~~~”李无忧忽然觉得头大了十倍,他怎么也没想到第一次见到耿云天就将这出了名的小气的老家伙给得罪了。阴暗的前途啊!天。忽听金钟鸣起,值事太监大声道:“皇上驾到!”一队顶盔戴甲,身型彪悍的御林军手持刀戈从后堂行出,分成两列站在龙椅前的台阶上。众人忙分文武两班站好,静候皇帝的大驾。果然就耿云天一人身穿金甲站到了文官行列,李无忧看得暗自痛骂老混蛋嗜好与众不同,自己却站到了武将一列的中间,侧目而视,偷眼瞧着上面的动静。环佩叮当,两名美丽的宫女肃容行出,紧随其后的正是一名老太监搀扶着的新楚国当今皇帝号称“龙帝”的楚问。李无忧一见之下,忍不住微微失望。不高的个头,削瘦的脸颊,淡淡的笑容,这一切都让已经年过七十岁的楚问看来更像一位和蔼可亲的老者,而不是一朝天子。众人三呼万岁,跪地伏倒。楚问微微抬了一下手,身旁太监以阉人特有的阴阳怪气的语调道:“皇上有旨,众人平身!”众人谢恩立起。那太监又尖声尖气道:“李无忧何在?”李无忧忙出列跪倒道:“微臣神电威武侯李无忧叩见皇帝陛下!”“恩,李爱卿抬起头来,让朕好好看看你。”“微臣遵旨!”李无忧抬起头来,仰首和正在仔细打量他的楚问眼神相交。楚问双眼一亮,点头柔声赞道:“恩,英雄出少年,无忧你果然没让朕失望啊!”这句“英雄出少年”是李无忧近日来听得最多的一句话,他甚至怀疑甚至是阿猫阿狗可能都会说,但无论别人是赞赏还是是讽刺或者是别有用心,李无忧其实从来没放到心上,但此时楚问如此说,并且直呼他的名字,没来由的心头一热,隐隐感到对方是真心欣赏自己,鼻中微微一酸,连忙叩头掩饰。楚问对李无忧显然颇为喜欢,接着亲切地询问他的出身,听说他自幼父母双亡,当即温言安慰,李无忧自然没理由不给皇帝表演他仁爱的机会,将自己幼时的惨况又添油加醋了十倍不止。楚问叹息连连,当即爱心大赠送,赐了李无忧一座府宅十名婢女不说,外加万两黄金,绫罗绸缎无数。众大臣见李无忧如此得宠,心中都是起伏不定。司马青衫和珉王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人眼中都是露出了微笑,仿佛李无忧已经是自己手中的一枚棋子。耿云天却眼中先是露出一丝惋惜,随即杀机一现即隐。灵王却依然面带微笑,不见动静。可惜靖王这个情敌却没有在场,不然表情应该更精彩吧。楚问笑了一阵,忽然不经意道:“无忧,听说昨天晚上你以一根柳枝击败了平罗国的正气侯,可有此事啊?”李无忧不知他态度如何,回道:“回禀陛下,确有此事。不过微臣也是被逼无奈,才出手反击,请陛下恕罪。”楚问面上不见喜怒,朝身旁那太监道:“朱公公,你宣布朕的命令吧。”后者微笑点头,然后对庭下大声道:“陛下有旨,李无忧听封。”众人知道李无忧的神电威武侯已是一等侯爵,说来虽然尊贵,但终究是个虚衔,而依他此次在断州城立下的大功,绝对会得到一个掌有实权的职位,但昨天晚上却得罪了平罗国的使节,这就凭填了些变数。是以,人人都翘首以待。却听朱太监道:“奉天呈运,皇帝诏曰:神电威武侯李无忧年少英雄,忠君爱国,月前凭一人之力,大破萧国数万铁骑,已是有大功于国,昨夜又与平罗国达成商业联盟协议,功勋更著。现升李无忧为一等威武伯,加封为九门提督,总揽京城政务、节制城防兵权,钦此!”啊!众人都听呆了。此人一月前还是一介布衣,数天前升为一等侯爷已是奇事一件,现在得罪了外国使节,非但无事,还因此促成了商业联盟,连升三级,做到了一等伯,而且还坐上已经悬空三年的九门提督一职。升迁速度之快,除了百年前那位十二岁就做到新楚宰相的苏慕白外,怕无人能及了。天下还有比这家伙更幸运的人吗?所有的人都迅速地开始估计形势,重新制订笼络或者巴结,打压或者刺杀等等策略。更有人开始分析这件事到底是谁促成的,李无忧到底已经投向了三方势力中的那一方。不同于旁人的艳羡,李无忧却是感慨万千:“老子不过是昨天晚上随口吩咐文治尽快促成商业联盟,没想到这小子连夜就办好了。嘿!办事效率还真他妈的高!这小子一定在皇上面前没少说老子的好话,这个徒弟好像没收错。不过‘总揽京城政务,节制城防兵权’的九门提督,老楚,你未免太看得起老子了吧?”在一长串的繁文缛节后,李无忧从朱太监手中接过伯爵勋章和提督金印、兵符。紧接着,朱太监又宣布了一些新楚和平罗两国达成商业联盟协议的重要条款,之新楚问似乎不经意地对李无忧道:“无忧啊,今年的‘天下武林大会’轮到在我国举行,你作为九门提督,希望能办好本次大会,不要将我们刚刚打败三国联兵的威风给堕了,否则可别怪朕治你的罪。”“天下武林大会?就是在每三年一次,而每次都是一定在五月一号这天的天下武林大会?”李无忧问道。“是。”“那大会已经准备多少天了?”“尚未开始!”“那也就是说臣还有七天时间可以用?”“确切地说是六天,因为明天开始你才能去上任。”楚问微笑道。李无忧看着这张微笑的脸,实不知是该冲上去在猪脸上一边一拳,还是将他一脚踢翻在地,肆意践踏,但终于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心下苦笑:“老王八!你想玩死老子啊!”面上却不动声色道:“陛下,此事太过紧急,臣希望做事的时候能便宜行事。”“好!朕赐你金牌一枚,准你先斩后奏!”朝堂一片哗然,御赐金牌,好大的权柄!这少年竟然如此得皇上宠幸?“谢陛下!”李无忧大喜。这一天是大荒3865年,四月二十三,离天下武林大会还有七天附注:中国古代的爵位是公侯伯子男,此文写的时候弄错了,不过书已出版,而本书更是架空,只是和中国古代类似,不必一定要同样,就这样吧,大家只要知道是升了三级就成了。多谢天逸flyingsatan的宝贵意见。

  大乐透第2019150期奖号为:07、11、12、16、33 05、07。前区奇偶比3:2,大小比1:4,五区比1:2:1:0:1,后区2路 1路。

原标题:处长专访LGD大鹅一梦、晨阳 :大哥再揍我一次

,,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费资料精选
 


Powered by 香港马会爆料两码中特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